1. 首页
  2. 推荐
  3. 经典小说

经典小小说《相亲》

我分到一个乡下小镇上教书的时候已经26岁了。26岁在今天还可以算是儿童团,在当时已经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年龄了。学校的尹校长听说我还没有女朋友,十分热情地为我牵线搭桥,先后领我见了好几个女孩。这几个女孩虽然最终没有和我走到一起,但毕竟是我生命夜空中曾经闪耀过的星星,所以我至今还记得她们的名字。第一个是粮管所的谭桂云。谭桂云嫌我长得黑。我心里说,好你个谭桂云哩,你是老鸹落到猪身上呀!你自己黑得像李逵,倒说我是黑老包。罢罢罢,你找你的小白脸去吧,兄弟我就不奉陪了。第二个是供销社的张俊英。张俊英倒是不嫌我长得黑,却又嫌我个矮。我心里说,真是大白天遇到鬼了。我个子虽然不高,也有一米六五,你张俊英才到我耳朵边,往足了说也不过一米五五。一米五五的人嫌一米六五的人个矮,岂不是吃错了药么?第三个是卫生院的白洁。白洁如同她的名字一样长得白白净净的。长得白白净净的白洁既不嫌我长得黑,也不嫌我个子矮,但我却嫌她胳膊上长了黑森森的汗毛。我心想,胳膊上尚且如此,身上就更不用说了。一想到我一辈子将和一个毛茸茸的女人同床共枕,我就有些不寒而栗。最终,我还是和白洁散伙了。然后就是第四个,公社食品站的会计毛小苹。毛小苹文静,娴雅,长得也挺耐看,我颇有几分满意。但是,我们学校的景中国老师(景中国和毛小苹同一个大队)却告诉我,毛小苹在家里是老大,下面还有四个妹妹三个弟弟。景中国老师说,肖南,你要是和毛小苹结了婚,你算是上了她家的套了,累不死你也得脱你一层皮。兄弟姊妹七八个,啥时候是个头呀。我仔细想想也是的,只好忍痛放弃了毛小苹。  

还提出过其他的几个女孩,但都是一提出来就被大家否定了。当时,我的婚姻大事成了学校老师中间的舆论中心,大家都围绕在尹校长的周围给我出主意,想办法。就在这件事几乎要陷入僵局的时候,尹校长突然一拍大腿,说,咦呀,咋把她给忘掉啦!大家忙问,谁呀?尹校长不答话,自顾自地说,绝配,简直是绝配。大家更着急了,又问,到底是谁呀?尹校长笑了,说,说出来,包你们大家都拍巴掌。大家恨不得把手伸进尹校长的喉咙里,你倒是说说到底是谁呀?直到这时,尹校长才说,赵湾小学的高珍,怎么样?尹校长一说出来高珍,大家马上附和说,咦,高珍中,高珍中,高珍中专生哩,确实中。有人说,高珍长得白,一白遮百丑。有人又说,人家爸还是公社书记哩。当时,高珍的爸在我们县另外一个公社当书记。有人小声说,就是胖了点。别的人马上予以反驳,你懂个屁,男美一身毛,女美一身膘哩。大家都笑了。尹校长郑重其事地说,据可靠消息,高书记很可能在最近到文教局当局长。有人马上说,肖南,到时候你就是咱县教育界的驸马郎呀!王新启老师说,肖南,你嫂子民师转正的事就交给你了。武锡林老师说,李大真的事我也不发愁了。李大真是武锡林老师的老婆,也是个民办教师。曹玉厚老师说,肖南,你要是寻上高珍,这辈了可以说是高枕无忧了。大家都说,就是就是。总之,气氛一片欢乐。大家当时就建议尹校长,事不宜迟,马上采取行动。  

第二天,尹校长就骑着一辆自行车到赵湾小学去了。尹校长先不找高珍,而是先找赵湾小学的校长王建臣。从王建臣那里打听到高珍确实是名花无主,尹校长才和高珍接触。高珍是个聪明人,一听说是这事,马上把责任推了,对尹校长说,我听俺爸俺妈的。于是,王建臣马上领着尹校长找高珍的妈妈。高珍家就在赵湾村,几步路的事。高珍妈一听是这事,高兴地笑了,说,一清早,喜鹊就在俺家门前叫,我就知道一准有喜事,果不其然。高珍妈和尹校长商定,下一个星期天,打电话让高珍爸回来,让尹校长到时候领我过去。  

到了下一个星期天,尹校长和我一人一辆自行车,早早地到了高珍家里。高珍爸不在家。高珍妈说,说好的回来的,昨天下午又往大队打电话捎信(当时,只有大队部有电话),公社要开党委会哩,回不来了。王建臣说,俺叔回不回来都不要紧。高珍妈说,他一家之主哩,不回来咋说?王建臣笑了,说,婶你别说了,你家的情况我还不清楚,家里的事,俺叔当不了你的家。高珍妈高兴地笑了。王建臣又说,婶你也别笑,我话还没说完哩,你呢,又当不了高珍的家。特别是关系到高珍她自己的事,俺叔你们两个谁说了也不算,最后全得听高珍的。高珍妈哈哈地笑了。中午喝的是林河大曲。我是滴酒不沾,一瓶林河大曲,全在尹校长和王建臣的肚里。  

走的时候起风了。高珍妈见我穿的有些单薄,拿出一件崭新的军大衣非要让我穿。我第一次到丈母娘家里,哪里肯要。王建臣死活给我穿在了身上。回到学校,我无意中把手往大衣兜里一摸,里面有一本精致的128开本的毛主席语录,翻开毛主席语录,里面夹着一张高珍的一寸黑白照片,洋娃娃一样的高珍正冲我甜甜地笑。我心想,就是这个高珍了。  

第二天,我给几百里外的父母写了一封信,报告了高珍的事。信的最后说,张淑英的事,就不要再提了。原来父母也在为我的婚姻大事操心,正在央人为我介绍一个名叫张淑英的姑娘。张淑英是我家乡公社邮电所的电话接线员。  

晚饭后,我正在屋里看书,有人敲门。开开门,门口站着一个姑娘,问我,你是肖南老师么?我说是。姑娘手里拿着一本杂志,她把杂志打开,指着其中的一篇文章,说,我听别人说了,这篇文章是你写的吧?我一看,原来是我们地区文化局办的一份内部文学刊物《沃原》,上面果然发了一篇我的散文,是我三个月前偷偷寄过去的。姑娘自我介绍说,她叫王凤娟,是镇上小学校的民办教师,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。然后,王凤娟就和我热烈地讨论起了散文写作的事。  

半年后,王凤娟成了我的老婆。(作者:王奎山)

本文来lujun1711自投稿,不代表23文学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23aswx.com/2019/10/18/jingdianxiaoxiaoshuoxiangqin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lujun1711@163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